第一小说 > 科幻小说 > 泰坦星浮空都市侦探事件簿 > 第五卷:冷血的公主与黑暗天堂 第五十六章:分离
    .

    纹路不是什么莫名其妙、有着魔幻色彩意义的狗屁魔纹,而是兔子自己身体本身的血管。外人没有办法体会、也没有办法去深入的搞清楚幽冥之子们“幽冥形态”的状态原理,可能熟悉相关技术的研究者们知道在这种状态下的幽冥之子身体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但是很可惜在场众人包括艾德和卡尔在内全部都是看任何的公式方程都和看天书一样的理科白痴,否则他们也就不会站在这里了——

    他们早就已经去为了研究更加强大的力量而抛弃一切的献身了。

    不过没吃过猪肉还是见过猪跑的,艾德早就已经见过了,而现在卡尔也终于是能够得以一见了。兔子此时的身体不禁那外露的皮肤表面每一根粗到一定程度的血管都过载膨胀一样的向外微凸、透着好似晶莹矿石一样的耀异红光,而且浑身上下还悄无声息若有若无的笼罩上了一层淡淡、薄薄的红色雾气,朦朦胧胧飘散不断,仿佛刚从桑拿房里面被端出来的烤乳猪一般。

    这一切都让卡尔啧啧称奇,他现在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够看到兔子的脸,他不好奇兔子的面容,或美或丑他都没什么兴趣,只是很想知道在这样一种状态下的幽冥之子的面部会不会也出现什么与众不同的变化。

    而和卡尔不一样,这个问题的答案艾德知道。卡尔猜的没错,在进入幽冥形态之后,幽冥之子的脸部的确还是会出现一点点的改变,除了额头和脸颊爬上的血管红纹之外,更加让人不寒而栗的是她们的眼睛。这种状态之下的她们的眼睛本来凝聚的瞳孔会变的极度的涣散,涣散成没有焦点的一团,变的好像和活人完全相反的死人的眼睛一样。

    如果按照艾德自己的经验来说,这个时候的幽冥之子并不是真的看不见了,她们依然还是会做出“看”的动作,“看”的反应,甚至视觉以及其它感觉器官还会理所当然的更加敏锐,不过那种正常人所拥有的“视线”、“目光”等东西却是没有办法再从幽冥形态的她们身上所感觉到了。换一句话说也就是——她在看你,你却永远感觉不到她在看你,哪怕是和她对上眼也一样,哪怕是和她对上眼,你也捕捉不到她眼中的焦点到底是在什么地方。

    所以现在就这样了。艾德扶着一旁的栏杆缓慢的站起——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需要意志,需要骨气,需要他的一大半体力,而他现在的身体状况相较于巅峰时期可差了不止一点不点,这座倒霉的工厂今天把他握在手里面好好的搓了一顿,把他彻底全方面的收拾到了好儿上。

    他得谢谢这座工厂,谢谢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他今天得到的远远要比失去的更多,让他认识到了一些他早就该认识清楚的事情。不过只要能够明白,什么时候也都不晚……但前提是,必须得要先撑过眼前的这一关!

    “美,真美。”

    冰冷的巴掌声在寂静的空间里单调而富有节奏的响起。卡尔看着眼前的兔子,看着被她所挡在身后、基本上已经没有了什么战斗力的艾德,半闭着眼睛轻扬起头,拉着脸目光内敛的似乎是在思考着些什么。然后他突然笑了一下。

    向后快速退了一步,卡尔俯身,将趴在地上被他刚刚从天而降的一击给敲成了半具艺术品的老杜洛克抓着头发给拉了起来,单手提着面朝向前面的艾德和兔子两人。他歪过头,越过老杜洛克的身体看向了兔子和艾德,冲着他们大伸了一截舌头,然后另一只手从后面扣住了警探的喉管。

    “要不要……赌一赌?”他用故意压低的嗓音沙哑的问道,目光之中逐渐闪耀起了赌徒的兴奋。

    “……”

    艾德舔了下嘴唇,眉头皱了起来,吸了一口气。然后他看了兔子的背影一眼。

    他见识过幽冥之子的力量,知道这些东西到底有多么的恐怖。但现在的问题是,卡尔自己本身同样也不是什么可以随意揉捏的善类,更何况他还不是一个人,他身后那些忠诚到愚蠢的悍不畏死的纽扣人们已经从之前兔子的突袭中缓了过来,重新集结在了一起,一个个黑洞洞的冲锋枪枪口对准了这边。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要艾德说的话,他依然相信兔子可以战胜对方,甚至可以将他们一个不留的杀个干净。但问题是,他不能够保证在这过程中老杜洛克不会有出事的可能。别的不说,光是现在,看着卡尔那扣着老杜洛克脖子的手指,他就心里面一阵没底。兔子或许可以在一瞬间杀掉卡尔——理想情况下——但是同样的,卡尔也可以在那一瞬间捏碎卡尔的喉管。

    这个险,绝对不能冒,不能拿老杜洛克的生命来当梭.哈的筹码。

    正当艾德做出决定,准备抬头开口的时候,兔子却突然动了。所有艾德所考虑到的,她似乎也同样考虑到了,并且马上更快一步雷厉风行的做出了决定。

    她面朝着卡尔的方向,脚尖抬起、身体轻轻一晃,一步后退间化作了一道扭曲的幻影转瞬便出现在了艾德的身后,伸出小手在艾德的侧颈处捏了一下。猝不及防的艾德没能够做出任何的地方,两眼一翻哼都没哼一声的就软了下去,躺倒的过程中被兔子一把搂住了腰,扛在身上抓着栏杆向外翻身一跃,极速落向了下方。

    纽扣人,包括卡尔都是偏头看向了栏杆下面,结果只来得及看到一个模糊的背影,看到它在下方几层远的一方平台上一闪而过,然后消失在了通往外面的铁门之中,彻底失去了踪迹。

    “……我们会再见面的。”

    卡尔收敛起了脸上一切异常的神情,重新变回了那个一丝不苟的绅士模样。他平静的闭着嘴唇,两只眼睛半睁着,像是刚刚送走了一位老友的贵族公爵。

    在他身后,一名纽扣人走了过来。

    “卡尔先生,他们……”

    “不用管了,追不上的。我们有他就也可以了。”卡尔说,看了一眼在自己手中半昏迷着的老杜洛克,然后随手将他扔在了地上,“带上他,然后离开这里。我们浪费太多的时间了。”他对纽扣人说。

    ……

    艾德在睡觉。一般来说,一个人在睡觉的时候不会知道自己是在睡觉,不会知道自己是处在一个毫无防备的、彻底放松的、外面发生什么自己都也不知道的状态之中,但是艾德就是有这种本事,很多和他一样曾经抱着枪靠着石头闭眼超过四小时的家伙们也都有着这样的本事。他们知道自己是在睡觉,哪怕不能够控制自己,不能够马上醒来,短时间的什么也做不了,他们也能够明白的很清楚。

    最开始的时候很多人讨厌这种感觉,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是在睡觉,知道自己在睡觉的时候什么也做不了,而他们就算是知道自己什么也做不了,也依然还是什么也做不了。这对以自我控制为活命基本技能的他们这些人来说简直是危险的折磨,让他们有了脱离掌控的飘忽感,脱离了地心引力的飘忽感,上不着天下不着地,除了看着自己随波逐流任人宰割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而在之后,他们逐渐的都开始享受起了这种感觉,因为他们知道自己什么也做不了,换一句话说也就是有了什么都不用做的理由。要知道,时时刻刻的控制着什么,将神经紧绷成一根钢琴线,那可是很累很累的一件事情,并且还一直都不能放松,这谁能受得了。

    而丧失了选择的权力,同时也就相当于不用再去承担选择的责任——去他的,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无所谓了,飘到哪是哪吧,好就好坏就坏,一切我都接受,一切我都承受,再糟糕又能够糟糕到哪里去?

    艾德和他曾经身边的那些人学会这样的思考是迟早并且必须的,因为如果不这样的话,如果他们把任何事情都控制的死死的、想的透透的、看不清楚看不明白就没有办法躺下来就着舒服的石头闭上眼睛好好睡上一觉,那么他们迟早就会崩溃掉,迟早,或早或晚。

    实际上不仅仅是他们这些人,星际所有人都是这么过来的,有些问题绝对不能够深入的思考下去,只要浅尝辄止就够了,这是必须的。因为如果不这么做,那么“思考”这件事情,将会占据你全部的生命,全部的时间,哪怕从出生开始一直到你老去,老死,都不可能会停止。并且你越思考就越会发现自己需要思考的事情越来越多,就算是将生命延长十倍都根本不够用的。

    在想明白这些之后,艾德学会了一个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技能,那就是随时在自己想停下来的时候停下,对自己控制能力的增长向前迈出了重要的一步。而这项在某些方面与“没心没肺”画上等号的技能所最先带给他的好处,就是让他拥有了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够达到最顶尖质量效果的睡眠能力。

    如果没有外部刺激的话,他在极度疲惫或者受伤的情况下可以一口气睡上很久很久,醒来直接恢复到满电状态。

    然后,他醒了。他感觉有人在对他做一些非常不对劲的事情。

http://www.1sfp.com/10_10874/84745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1sfp.com
第一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1sfp.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