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小说 > 穿越小说 > 虞书 > 第十七章故友回乡多惊喜
    李大牛说了感谢,但是没有相信,这程家好不容易才得到了里长的位置,哪有那么容易就交出来。

    这种承诺不过是口头说说,自己真的相信了,那就是一个傻子了。

    三月开始忙起来,李大牛这一天准备去干农活的时候,见到了一个熟人。

    曾荣贵如今穿着一身青色铠甲,背上背着一把弓,腰上挎着剑,手里拿着红缨枪。

    曾荣贵到了他家门口,将马背上一个包裹拿起,丢给李大牛。

    李大牛接过一看,原来里面装着鱼还有一些肉,曾荣贵对着李大牛说:“走了这么久,这饿的火烧心了,大牛快点弄点吃的来。”

    李大牛点点头,曾荣贵准备跟上的时候,李大牛笑着说:“你是忘了吗?我家的灶可不敢给你烧。”

    曾荣贵不由一笑,这是陵水县的风俗,这灶不能借别人烧饭,否则运气都会被接走。

    曾荣贵坐在地上,李大牛给他打了一盆水,让他擦拭铠甲。

    等到饭弄好之后,曾荣贵和李大牛两个开始吃起来,两人都没有什么吃相,狼吞虎咽,这三斤肉一条鱼,他们一顿就吃完了。

    吃完之后,曾荣贵砸吧砸吧嘴,然后倒在地上说:“真舒服,这军营的菜烧的还不如大牛你。”

    “荣贵,你铠甲都穿上了,看样子混得不错哦。”

    “天枢军百夫长,一般一般啦。”曾荣贵得意地说着,然后对着李大牛说:“你莫看这铠甲外表好看,实际上呀,是纸做的。”

    李大牛倒是知道古代有纸甲,这纸甲只是成本比较低,防御力还是不错的。

    李大牛笑着说:“铁甲又重,冬天冷,夏天热,这纸甲将就用就是了。”

    曾荣贵说是,李大牛对着他说:“这都在家里了,不如将这个铠甲脱下来。”

    曾荣贵摇摇头说:“习惯了,这若是没有穿着铠甲,心里不踏实。”

    曾荣贵说着,还是将铠甲卸下,李大牛也看到了他的伤痕。

    那数十道伤疤如同勋章一样,表彰着曾荣贵的荣光。李大牛询问曾荣贵,这两年情况如何。

    “那是不摆了,天天睡着了,都晓不得第二天是否还能睡瞌睡。”

    李大牛询问了祥云府的事情,虽然他也零零碎碎听了一些。

    曾荣贵也一一说了起来,其中对天枢军的不战而败感到羞愧,然后说起碧峰战役,曾荣贵说的眉飞色彩,毕竟是他第一次参与这种大战。

    “平妃娘娘摆的是车悬阵,就是将车轮子给吊起来,好不厉害,那些夷人拿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李大牛听着有趣,静静在那里听着,接下来曾荣贵继续说了平妃如何让祥云府心服口服的。

    李大牛心中对于平妃倒是有了兴趣,这攻心之战的确不错,当曾荣贵询问他若是他在那里应该怎么办的时候,李大牛笑着说:“我就一个挖泥巴的,我啷个晓得呢?”

    “大牛,其实夷人还不可怕,最可怕的还是那群白藕教那群妖孽,真的不怕死,我这一身伤,至少有一半是白藕教留下的。”

    曾荣贵说完之后,告诉李大牛说:“大牛,你结婚没有,我准备结婚了。”

    曾荣贵将郑教头说的事情说出来,李大牛听了之后,恭喜曾荣贵,他说自己如今还没有结婚的想法,而且如今这附近,他看的上别人看不上他,看得上他的,他又不看上。

    曾荣贵笑着说:“大牛,你这个呀,不好说,反正我是有人嫁给我就算数。”

    谈笑一阵子之后,曾荣贵将弓拿起来,对着李大牛说:“大牛,我想要学弓术,你是否会呢?”

    李大牛听到这话,看着曾荣贵,笑着说:“你怎么会想到我会。”

    “我就是觉得你什么会。”曾荣贵摸摸头,李大牛一笑,询问曾荣贵为什么一个百夫长还找不到人学弓箭吗?

    曾荣贵说如今天枢军弓箭手他不怎么看得起,还有就是他已经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官了,怎么会向下人学习。

    李大牛接过曾荣贵递过来的弓,走到外面,然后摆好姿势,咻的一声,羽箭破空而去,射中了十几丈外一根竹子,这羽箭钉在竹子上,还不断颤抖。

    李大牛看着没有离靶,不由一笑,自己在弓道社学的本事还没有完全丢。

    曾荣贵拍掌说:“大牛,你这弓术真是厉害,也只怕是老鲁才有你这么厉害。”

    李大牛笑着说:“我就是随便学了一下,打打猎什么的。”

    李大牛不知道虞朝对于弓弩的控制极为严格,随口说了一下,而曾荣贵也是没有这个常识,也就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

    曾荣贵说要李大牛教,李大牛询问他这一次要待多久,曾荣贵说自己只有十天。

    李大牛说差不多了,然后告诉曾荣贵如何站立。

    “丁不丁,八不八,两足相离尺七八。”李大牛嘴里说着口诀,指点着曾荣贵站立,然后告诉曾荣贵双膝外分,双臂内吸,腰暗进,胸突出。

    等曾荣贵摆好了架势,曾荣贵笑着说:“这若是等到战场上,等我摆好,只怕别个都射了几轮了。”

    李大牛说这只要熟练了,就和自己一样,弓一上手就可以了。

    接下来李大牛让曾荣贵后手离胸不到三寸,箭矢在下颌和嘴唇之间。告诉曾荣贵说:“左手握弓,手背要平。右手扣弦,手腕要平。前拳要和右眼要平,后边的胳膊肘要和右耳平。四不平,则射箭无力,准头不行。”

    曾荣贵点点头,拉开了弓,结果是脱靶了。这么多竹子一颗都没有射中。

    李大牛说这很正常,当初他也是一年才掌握的,如今曾荣贵在军中,有的是机会学习射箭。

    说到这里,李大牛拿着一张草纸,这些纸还是他准备在当里长而买的,如今没有用了,他从外面弄了一点泥巴,然后放在找个绳子,挂在竹子上,对着曾荣贵说:“你先看着,等这个泥点变大了,那就容易射准了。”

    曾荣贵点点头,李大牛也出去干农活了,反正自己要教的已经教了,也不用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李大牛等下午回来的时候,曾荣贵对着李大牛说:“真的变大了,真的变大了,好神奇。”

    “那是你看久了,眼睛花了而已,休息一下吧。”李大牛笑着说,然后前去弄晚饭了。

    吃了晚饭之后,曾荣贵又要李大牛指点,李大牛也没有拒绝,指点着曾荣贵。

    这样待了五六天,曾荣贵也才回去了,曾荣贵告诉李大牛,等到自己下一次回来,就是标营的士兵了。

    李大牛点点头,说等到曾荣贵荣华富贵之后,自己也可以去他家混吃混喝。

    “随便你吃,随便你喝,你还怕把我吃穷了吗?大牛,你要是真吃穷我,那你也算是有本事了。”

    曾荣贵笑着说完,然后就离开这里。

    在曾荣贵离开之后,一个人回到了村里。

    李大牛正在田间干活,这时候有人说:“哪里来的马车,我们这个山疙瘩,难道还有什么大人物来不成。”

    李大牛抬头望去,只见是四匹马拉着的马车,走在道路上,马车在这里可是一个稀罕物,大家都是用骡子来拉货。

    而且这家里有一头牛就算了不得了,更别说用四匹马了。

    这人难免喜欢凑热闹,李大牛倒是继续干活,旁边有人前去看了。

    不一会儿,徐老三跑过来说:“大牛,你想都想不到,是田扒皮那幺儿回来了。”

    “田老七?”

    “幺儿田扒皮!”

    这一下李大牛算是醒悟过来了,这群人不止称呼田员外为田扒皮,还把别人当幺儿了。

    徐老三说田员外穿着一身衣服,那是亮堂亮堂,比知县穿的还要好,身边还有护卫。

    李大牛说田员外估计遇到什么贵人了,徐老三呸了一声说:“真是好货三天烂,王八千年死。”

    不一会,又有消息了,田员外杀猪了,这才三月份杀猪,自然是让村民吃惊。

    接下来,就说田员外摆了肉八碗。这是益安府规格比较高的筵席了,当然也特指民间,这个肉八碗虽然名字说八碗,其实不止八碗,只是每次上八道菜,主菜就是一头猪。

    当然这筵席吃起来,那是要从中午吃到晚上,若是农村里面有哪家请客摆肉八碗,那就是大富大贵了。

    这过了没有多久,有人说程杰明被喊去了赴宴了,徐老三说:“大牛,你要还是里长的话,这一次赴宴的也是你了。”

    李大牛笑着说:“吃不吃都无所谓,反正我们就这么一个穷命,有什么好说的。当时吃油了,得了啥病,那不好了。”

    徐老三一笑,没有再说什么,接下来李大牛继续耕地。他倒是不愁不知道消息,这乡下,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可以扯上几天,更别说这么大的事情了。

    果然,第二天,就消息出来了,这护送田员外的是知府的人,在田员外家用了饭之后,就离开了这里,和程杰明到了知县那里,听说知府交代知县照顾田员外。

    

/17_17616/95479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
第一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1sfp.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